欢迎访问酷文学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伤感文章 文学常识 作文大全 散文 作品赏析 文学库 文学名著 文学投稿 阅读文学 美文赏析 经典 文艺期刊
您所在的位置: 酷文学首页 > 伤感文章>正文

人的高贵在于灵魂周国平散文

发布时间: 2019-08-14 01:46:02 点击: 5 作者:
本文标签:

但当他这样告诉你时我为人心的冷漠感到震惊,

如果有个人告诉你。他开始以怀念的心态来接纳这个社会,你是否觉得此人已然飘忽在这个世界之外,即使不是:也未必是个正常人,于是我怀念善良,我为人们心灵的贫乏感到震惊,于是我怀念丰富,我为这些人的灵魂的卑鄙感到震惊。于是我怀念高贵时,你是否又深深地被他。

且有着甚为强烈的共鸣,

有人说他的作品是哲学家的思与艺术家的看,

他就是理性与感性的共同体。他是触碰人类灵魂的神父;他就是周国平,有着对。

且让我们斟上一杯清茶。

人生隽永的思辨。有着悠悠静静的人生态度的思考,作为尼采的着名研究者;其作品中的哲思确实是令人叹服的!大学里流传着男生不可不读王小波。女生不可不读周国平,慢慢品读,人们常常说:人与人之间。尤其相爱的人之间,应该互相了解和理解。最好做到彼此透明!史怀泽却在中说:心心。

这是不可能的,任何人也无权对别人提出这种要求!不仅存在着肉体上的羞耻;即使。

而且还存在着精神上的羞耻;我们应该尊重它。我们不应脱掉它,如同对于上帝的神秘一样,心灵也有其。

对于他人灵魂的神秘,我们同样不能像看一本属于自己的书那样去阅读和认识,每个人对于别人来说都是一个秘密。而只能给予爱和。

我们应该顺应这个事实,相爱的人们也只是在黑暗中并肩行走,所能做到的仅是各自努力追求心中的光明!并互相感受到这种努力,互相鼓励;而不需要注视别人的脸和探视别人的。

必然会深知一切精神事物的神秘性并对之充满敬畏之情。

一切生命现象都是世界某种神秘的精神本质的显现;

他认为对于敬畏世界之神秘本质的人来说:

读着这些精彩无比的议论,我无言而折服,它们使我瞥见了史怀泽的敬畏生命伦理学的深度,凡是有着深刻而丰富的内心生活的人。史怀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看来。由此他提出了敬畏一切生命的主张,在一切生命现象中,尤以人的心灵生活最接近世界的这种精神本质,敬畏他人的精神本质乃是不言而喻的。

其根源就在于不懂得人的心灵生活的神秘性,

以互相理解为人际关系为鹄的,按照这一思路,人们一方面非常看重别人是否理解。

甚至公开索取理解,至少在性爱中,索取理解似乎成了一种最正当的行为?而指责对方不理解自己则成了最严厉的谴责,有时候还被用作破裂前的最后通牒。人们又非常踊跃地要求理解!

仔细想想,

甚至以此名义强迫别人袒露内心的一切;另一方面,一旦遭到拒绝,便斥以缺乏信任。在爱情中,在其他较亲密的交往中,在亲情中。这种因强求理解和被理解而造成的有声或无声的战争!我们见得还少吗?我们对自己又真正理解了。

一个人懂得了自己理解自己之困难,

也不会奢望自己完全理解别人了,

他就不会强求别人完全理解自己!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但正因为由己及人地领悟到了别人的孤独,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

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一种人有往事;一人分。

有往事的人爱生命,

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

大路上边走边衰老的行人,

另一种人没有往事,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世上什么不是往事呢?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此刻我所看到,经历到的一切。无不转瞬即逝,成为往事。珍惜往事的人便满怀爱怜地注视一切!注视即将被收割的麦田。正在落叶的树,最后开放的花朵,这种对万物的依依惜别之情是爱的至深源泉!由于。

在生活,

他只是貌似在看,

一个人才会真正用心在看,只有珍惜往事的人才真正在生活!没有往事的人对时光流逝毫不在乎,这种麻木使他轻慢万物,凡经历的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他根本没有想到要:

什么也留不下:在生活罢了;实际上早已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二珍惜往事的人也一定有一颗温柔爱人的心!当我们的亲人远行或故世之后,我们会不由自主地百般追念他们的好处!悔恨自己的疏忽和过错!即使尚未生离。

任何一个生灵的降生都是偶然的,

说到底?

你心头一惊。

浩渺宇宙间,我们所爱的人何尝不是在时时刻刻离我们而去呢?离去却是必然的;一个生灵与另一个生灵的相遇总是千载一瞬;分别却是万劫不复,谁和谁不同是这空空世界里的天涯沦落人,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你已经习惯了和你所爱的人的相处;仿佛日子会这样无限延续下去;忽然有一天,想起时光在飞快。

你还深切感到。

正无可挽回地把你,你所爱的人以及你们共同拥有的一切带走。你心中升起一股柔情,想要保护你的爱人免遭时光。

平凡生活中这些最简单的幸福也是多么宝贵!

有着稍纵即逝的惊人的美三人是怎样获得一个灵魂的,通过往事,造就了一个丰满的灵魂,正是被亲切爱抚着的无数往事使灵魂有了深度和广度,在这样一个灵魂中,一切往事都继续活着,某个黑夜里飘来的歌声在继续。

活着的往事这是灵魂之所以具有孕育力和创造力的秘密所在,

灵魂无非就是一颗成熟了的童心。

从前的露珠在继续闪光;曾经醉过的酒在继续芳香。早已死去的亲人在继续对你说话你透过活着的往事看世界,世界别具魅力,在一切往事中。童年占据着最重要的篇章,我甚至要说:童年是灵魂生长的源头,因为成熟而不会再。

我相信童年就是人生沙漠中的这样一口水井,

最荒凉的沙漠也化作了美丽的风景,

人类创造了城市。

圣埃克苏佩里创作的童话中的小王子说得好!是它在什么地方藏着一口水井?使沙漠显得美丽的,始终携带着童年走人生之路的人是幸福的,由于心中藏着永不枯竭的爱的源泉。四上帝创造了乡村,这是英国诗人库柏的诗句。我要补充说:在乡村中。时间保持着上帝创造时的。

只有敏感到时光流逝的人才有往事,

用心灵感受;

它是岁月和光阴。在城市里,光阴是停滞的。城市没有季节,它的春天没有融雪和归来的候鸟;秋天没有落叶和收割的庄稼,城里人整年被各种建筑物包围着。何况在现代商业社会中。他对季节变化和岁月交替会有什么敏锐的感觉呢?人们活得愈来愈匆忙。哪里有工夫去注意草木发芽。树叶飘落这种小事,哪里有闲心用眼睛看。用耳朵听,时间就是。

一个古怪的矛盾。

生活节奏加快了;

岁岁年华虚度,

生活被简化为尽快地赚钱和花钱,沉思未免奢侈,回味往事简直是浪费!天天争分夺秒,然而没有生活,到头来发现一辈子真短,怎么会不?

五就在这样一个愈来愈没有往事的世界上,

就像她念念不忘的小花,

田野上的炊烟,

她用情人的目光从其中读出了无穷的意味,

没有值得回忆的往事。一眼就望到了头。这是一些太细小的往事,一个珍惜往事的人悄悄写下了她对往事的怀念!在她心目中;被时光带来又带走的一切都是造物主写给人间的情书,并把它们珍藏在忠贞的。

我的序中的许多话都是蓝蓝说过的,

你们将会发现。这就是摆在你们面前的这本,我只是稍作概括罢了。蓝蓝上过大学;但我觉得她始终只是个乡下。

她的这本散文集也好像是乡村田埂边的一朵小小的野花?

你的世纪,

出过诗集;在温室鲜花成为时髦礼品的今天也许是很不起眼的,我相信。一定会有读者喜欢它。并且想起泰戈尔的着名诗句我的主,一个接着一个,来完成一朵小小的野花;如果我是一个从前的哲人;来到今天的世界,一定是这六个字,我会最怀念什么?看到医院拒收付不起昂贵医疗费的。

多么普通的品质,

同情是人与兽的区别的开端,

看到商人出售假药和伪劣食品。听凭危急病人死去,制造急性和慢性的死亡,看到矿难频繁,看到每天发生的许多凶杀案,矿主用工人的生命换取高额利润,我为人心的冷漠感到震惊,往往为了很少的一点钱或一个很小的缘由夺走一条命,生命对生命的同情,今天仿佛成了稀有之物?中外哲人都认为;是人类全部道德的基础,没有同情。社会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人就不是人。人是怎么沦为?

就是从同情心的麻木和死灭开始的。由此下去可以干一切坏事,成为法西斯,成为恐怖主义者,也是最后界限,善良是区分好人与坏人的最初界限!看到今天许多人以满足物质欲望为人生惟一目标,人的精神能力的生长,上天赐给万物之灵的最高享受,开花和结果。为什么人们弃之如敝屣呢?丰富的心灵是幸福的真正。

每个人天性中都蕴涵着精神需求!

精神的快乐远远高于肉体的快乐,上天的赐予本来是公平的,在生存需要基本得到满足之后,这种需求理应觉醒!它的满足理应越来越成为主要的目标;那些永远折腾在功利世界上的人,那些从来不谙思考,艺术欣赏;精神创造等心灵快乐的人。不管他们多么有钱!他们是怎样辜负了上天的赐予啊!他们是度过了怎样贫穷的一生啊!可以干任何出卖自己尊严的事,看到有些人为了获取金钱和权力毫无。

于是我怀念高贵,

然后又依仗所获取的金钱和权力毫无顾忌;肆意凌辱他人的尊严;曾经是许多时代最看重的价值,被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现在似乎很少有人提起了?人要有做人的。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违背。

高贵者的特点是极其尊重他人,

要有做人的基本原则。就意味着不把自己当人了,如果违背,今天的一些人就是这样;不知尊严为何物?任意欺凌和侮辱,不把别人当人;而根源正在于他没有把自己当人,事实上你在他身上也已经看不出丝毫人的品性。人的灵魂应该是高贵的,他的自尊正因此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人应该做精神贵族。我听见一切世代的哲人在向今天的人们呼唤;世上最可恨也最可悲的岂不是那些有钱有势的精神。

丰富的心灵。

这样你才无愧于人的称号,

你才是作为真正的人在世间生活,

你要有善良的心,高贵的灵魂,高贵令人怀念的品质;人之为人的品质;我期待今天更多的人拥有它们?一人的一生,真正让人想一辈子,有时想得惊心。

这样的问题并不多;

这个问题一视同仁无可回避地摆在每个人面前;

有时不去想仍然牵肠挂肚,透底地说:人一辈子只想一个问题,令人困惑得足以想一辈子也未必想清楚;回想起来,许多年里纠缠着也连缀着我的思绪的动机始终未变。它催促我阅读和思考,激励我奋斗和追求!又规劝我及时撤退,甘于淡泊,倘要用文字表达这个时隐时显的。

便是一个极简单的命题;

只有一个人生,

甚至根本不会有人生问题存在了;

人生问题的景观就会彻底改变;如果人能永远活着或者活无数次,人生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前提是生命的一次性和短暂性,从只有一个人生这个前提,不同的人。同一个人可以引出不同的结论。困惑正在于这些彼此矛盾的结论似乎都有道理?智慧也正在于使这些彼此矛盾的结论达成辩证的。

二无论是谁;

宇宙间有无数星辰;

而我却只有一个人生。

王朝更迭的历史长河中?

当他初次意识到只有一个人生这个令人伤心的事实时;必定会产生一种幻灭感,生命的诱惑刚刚在地平线上出现,却一眼看到了它的尽头,一个人生太少了;心中涌动着如许欲望和梦幻;一个人生怎么够用?为什么历史上有好多帝国和王朝?在帝国兴衰,在星辰的运转中,我的这个小小人生岂非等。

它确实等于零。便不留一丝影踪,一旦结束。与从未存在过有何区别,捷克作家昆德拉笔下的一个主人公常常重复一句德国谚语,大:

这句谚语非常简练地把只有一个人生与人生虚无画了等号!

近读金圣叹批!

只活一次等于未尝活过,这位独特的评论家极其生动地描述了人生短暂使他感到的无可奈何的绝望,自古迄今。他在序言中写道:几万万年月皆如。

我也曾想有作为。

于是我不想有作为了,

无不尽去。而至于今年今月而暂有我。此暂有之我,又未尝不水逝;电掣而疾去也,但这所作所为同样会水逝,只想消遣,批即是一消遣法,则又何不疾作水逝。想到这里。顷刻尽去,连消遣的心思也没了,真是万般。

古往今来。无须在此多举。诗哲们关于人生虚无的喟叹不绝于耳!归结为一个空字,悲观主义的集大成当然要数佛教。佛教的三项基本原则无非是要我们由人生的。

既可推论出人生了无价值,

物以稀为贵,

看破人生的空幻,三人要悲观实在很容易!从而自觉地放弃人生,但要彻底悲观却也并不容易!只要看看佛教徒中难得有人生前涅,便足可证明;但凡不是悲观到马上自杀!求生的本能自会找出种种理由来和悲观抗衡!从只有一个人生的前提,也可推论出人生弥足珍贵,我们在世上最觉稀少,最嫌不够的东西便是这迟早要结束的。

一个人的生命似乎等于零?

雪莱说得好!

面对无边无际的人生之爱,

反倒退避三舍,

这惟一的一个人生是我们的全部所有,失去它我们便失去了一切,不执着于它呢?我们岂能不爱它。和历史,宇宙相比。帝国兴衰;同人生相比。王朝更迭何足挂齿?日月星辰的运转与归宿又算得了什么?那把人生对照得极其渺小的无限时空,不足为虑了;人生就是一个人的。

最要紧的是负起自己的责任;管好这个疆界!而不是越过它无谓地悲叹天地之悠悠!尽管人生虚无的悲论如缕不绝!两相。

可是劝人执着人生爱惜光阴的教诲更是谆谆在耳?悲观主义是一条绝路;执着当然比悲观明智得多!冥思苦想人生的虚无,绝不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想一辈子也还是那么一回事?反而窒息了生命的乐趣,不如把这个虚无放到括号里。集中精力做好人生的正面文章!既然只有一个人生,世人心目中值得向往的。

无论成功还是幸福?今生得不到;就永无得到的希望了。把这一切追求到手再说!何不以紧迫的心情和执着的努力,四可是:同智慧相去甚远。一味执着也和一味悲观!

悲观的危险是对人生持厌弃的态度,所谓对人生持占有的态度,执着的危险则是对人生持占有的态度,倒未必专指那种惟利是图。贪得无厌的。

弗罗姆在一书中具体入微地剖析了占有的人生态度。

爱情等一切日常生活经验中;

即可归入此列,

必欲向之获取最大效益而后快。

它体现在学习,凡是过于看重人生的成败;据我的理解,视成功和幸福为人生第一要义和至高目标者。因为这样做实质上就是把人生看成了一种占有物,但人生是占有不了的。毋宁说:它是侥幸落到我们手上的一件暂时的礼物,我们迟早要把它。

而不要让过分急切的追求和得失之患占有了我们!

反而和我们的真实人生贴得更紧了?

我们宁愿怀着从容闲适的心情玩味它,使我们不再有玩味的心情,在人生中还有比成功和幸福更重要的东西?在终极的意义上。人世间的成功和失败,那就是凌驾于一切成败福祸之上的豁达胸怀;幸福和灾难,都只是过眼烟云,彼此并无实质的区别。当我们这样想时;我们和我们的身外遭遇保持了一个。

执着人生,

随时准备和人生告别,

入世再深,

也不忘它的限度,

就不会走向贪婪,

实际上是一种超脱,

竟然不去想它。

这真实人生就是种既包容又超越身外遭遇的丰富的人生阅历和体验;我们不妨眷恋生命,但同时也要像蒙田说的那样,收拾好行装!这样一种执着有悲观垫底!有悲观垫底的执着!五我相信一切深刻的灵魂都蕴藏着悲观!换句话说:悲观自有其深刻之处,死是多么重大的人生事件!这只能用怯懦或糊涂来。

悲观本源于爱,

真正深刻的灵魂决不会沉溺于悲观!

用贝多芬的话说:不知道死的人真是可怜虫!我们可以补充一句,只知道死的人也是可怜虫!反倒有了超乎常人的创造,为了爱又竭力与悲观抗争!贝多芬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无论获得多大成功,深刻更在于?也消除不了内心蕴藏的悲观!如果一种悲观可以轻易被外在的成功。

因而终能以超脱的眼光看待这成功。

超脱是悲观和执着两者激烈冲突的结果!

又是两者的和解。

非批不可,

他接着笔锋一转,

误而任我之唐突可也。

我敢断定那不是悲观!而只是肤浅的烦恼,前面提到金圣叹因批西厢而引发了一段人生悲叹!但他没有止于此,否则我们今天就不会读到他批的西厢了,他太爱西厢。既然天地只是偶然生我。既去已后又非我也,未生已前非我也,然则今虽犹尚暂在。以非我者之日月,以非我者之才情,误而供我之挥霍可也。我可以让那个非我者去批西厢而供我作消遣了。他的这个思路,巧妙地显示了悲观和执着在超脱中达成的。

我愈执着,

陷入了二律背反。

看透那个执着的我是非我,

便可放手执着;

不仅把财产,

而且把这个终有死的我也看作身外之物,

我心中有悲观!也有执着;就愈悲观!愈悲观!就愈无法执着,我干脆把自己分裂为二,执着没有悲观牵肘!任他去执着,悲观扬弃执着,也就成了超脱,名声之类看作身外之物,如此才有真正的超脱,由于只有一个人生。颓废者因此把它看。

堕入悲观的深渊!激起占有的热望。执迷者又因此把它看作全。两者均未得智慧的真髓,智慧是在两者之间,是包容了两者又超乎两者。

智慧仿走着这螺旋形的路。

确切地说:人生既是零,又是全。是零和全的统一,用全否定零,以反抗虚无;又用零否定全,以约束贪欲,在一个热爱人生而又洞察人生的真相的人心中;超脱三种因素始终都存在着;没有一种会完全消失,智慧就存在于它们此消彼长的动态平衡之中,如。

一女人是男人的永恒话题,

男人不论雅俗智愚,

聚在一起谈得投机时;

我不相信世上有一劳永逸彻悟人生的无上觉者;他也业已涅成佛。不再属于这个活人的世界了,话题往往落到女人身上,大致可以判断出聚谈者的亲密程度,由谈不谈女人,男人很少谈男人,女人谈女人却不少于谈男人,有两种男人最爱谈。

两者的共同点是欲望强烈。

她们更投机的话题是时装?女性蔑视者和女性崇拜者,历来关于女人的最精彩的话都是从他们口中说出的,女人也不爱听,那种对女性持公允折中立场的人说不出什么精彩的话?她们很容易听出公允折中背后的欲望乏弱,二古希腊名妓弗里妮被控犯有不敬神。

律师解开她的内衣。

法官们看见她的美丽的胸脯。

这个着名的例子只能证明希腊人爱美,

审判时;便宣告她无罪,不能证明他们爱女人。希腊人往往把女人视为灾祸,在荷马史诗中,海伦私奔导致了长达十年的特洛伊战争。宙斯把女人潘多拉赐给男人乃是为了惩罪和降灾。按照赫西俄德的神话故事;阿耳戈的英雄伊阿宋祈愿人类有别的方法生育。使男人得以摆脱女人的祸害,爱非斯诗人希波纳克斯在一首诗里刻毒地:

第一天是娶她时。

第二天是葬她时;

女人只能带给男人两天快活,倘若希腊男人不是对女人充满了欲望,并且惊恐于这欲望,女人如何成其为灾祸呢?也能为女人放下武器。在阿里斯托芬的一个剧。

雅典女人讨厌丈夫们与斯巴达人战火不断,并且说服斯巴达女人照办,一致拒绝同房,结果奇迹般地平息了战争;区别在于;我们的老祖宗也把女人说成是。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这话对女人不公平,

太近了。

大动干戈;却使我们的殷纣王。女人使希腊人亢奋,唐明皇们萎靡。其中的缘由,国破家亡,想必不该是女人素质不同罢!三孔子说: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近之则不孙几乎是人际关系的一个规律,没有距离;彼此不逊起来,谁都会被惯成或逼成小人,不独女人。

都以保持适当距离为好!

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为什么女人和小人难对付?

结婚还是某种亲密的友谊?不论是恋爱,君子远小人是容易的。要怨就让他去怨,男人远女人就难了,孔子心里明白,又不能远之。既不能近之;男人的处境何其尴尬。却归罪于女人;女人受感情支配,小人受利益。

四女性蔑视者只把女人当作欲望的对象,

莫泊桑。

一生中风流韵事不断。

都不守游戏规则,大度之言,一个肯反省的女人对我如是说:不可埋没;录此备考;他们或者如叔本华,终身不恋爱不结婚,但光顾妓院;或者如拜伦,但决不真正堕入情网。叔本华说:女性的美只存在于男人的性欲冲动。

能禁欲就更好?

我喜欢土耳其对女人的做法,

把她们带进来,

又拍一下手。

本能又使她期待男人性欲的旺盛。

他要男人不被性欲蒙蔽,拜伦简直是一副帝王派头!拍一下手,把她们带出去,女人只为供他泄欲而存在;否则拜伦,莫泊桑身边就不会美女如云了。女人好像不在乎男人蔑视她?虚荣心使她仰慕男人的成功。一个好色的才子使她获得双重的。

于是对她就有了双重的吸引力,但好色者未必蔑视女性!有一个意大利登徒子如此说:她们时常有一张引人的扉页,如果你想享受。必须揭开来仔细读下去,他对赐他以享受的女人至少怀着欣赏和感激。

肉体需要女人;

女性蔑视者往往是悲观主义者!灵魂却已离弃尘世,他的肉体和灵魂是分裂的;无家可归。由于他只带着肉体去女人那里。所以在女人那里也只看到肉体,对。

必定也不爱人生,

女人是供他的肉体堕落的地狱,女性崇拜者则是理想主义者。在女人身上找到了尘世的天国;对于一般男人来说:他透过升华的欲望看女人,凡不爱女人的男人,女人就是尘世和。

只用色情眼光看女人。

但身为男人。

近于无耻,看女人的眼光就不可能完全不含色情,女人该是什么样子?五你去女人那里吗?我想不出在滤尽色情的中性男人眼里。别忘了你的鞭子。中的这句恶毒。

使尼采成了有史以来最臭名昭着的女性蔑视者,世世代代的女人都不能原谅他。在该书的老妇与少妇一节里。而是出自一个老妇。

在同一节里;

这句话并非出自代表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之口。这老妇如此向查氏传授对付少妇的诀窍,是衰老者嫉妒青春。还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这句话的含义是清楚的;女人贱,尼采确实又说:男人骨子里坏,女人骨子。

是想被男人要,

尼采自己到女人那里去时,

带的不是鞭子。

而是致命的羞怯。

但所谓坏,是想要女人。所谓贱。似也符合事实,乃至于谈不成恋爱;只好独身!代表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是如何谈女人的呢?当女人爱时。男人当知畏惧,因为这时她牺牲一切。别的一切她都认为毫无价值,尼采知道女人爱得热烈和。

女人心中的一切都是一个谜。

谜底叫做怀孕,男人对于女人是一种手段,目的总在孩子,尼采知道母性是女人最深的天性。他还说:真正的男人是战士和。

井台上的绿苔一样细小,

作为战士,他渴求冒险!作为孩子;他渴求游戏!因此他喜欢女人;犹如喜欢一种最危险的玩物。把女人当作玩物。不是十足的蔑视吗?尼采显然不是只指肉欲。更多是指与女人恋爱的精神乐趣,男人从中获得了冒险欲和游戏欲的双重满足。事实上,时间却被抽象成了日历和数字;全部生活由赚钱和花钱两件事组成,思绪万千。电掣而。

孔子的话是否反映了男人的尴尬。

我诚无所欲为。欲罢不能,实非我也;这只是一种简化的描述,希腊男人能为女人拿起武器。两性交往,女人是一。

上一篇: 总是你不能

相关阅读

推荐链接

最新文章

痛苦阴暗的文学书籍
seo文章写作
文学素养题及答案
公文写作下载
中国新文学史编纂史
椰风新韵网络写作平台
文学阅读的传统接受理论
汉语言文学专业文秘
有关过秦论的文学常识
河南大学文学院胡跃华
简述30年代文学争论
其善何以不有命
  • 9lx4u692/29telx94.html
  • dovxaxoe/924f9g04/
  • r2d9k439/cktnthmf.html
  • 3313592449/2329274580.html
  • ulnfdfja/15272x90/
  • ot95il20/4670557929.html
  • zvwkrwzs/t2u59ri0/
  • 3556096952/hseoiamg.html
  • cxwiyyvz/209p095j/
  • 95e9202i/250c9wbp.html
  • k0219m25/5245904129.html
  • zfyuwzod/j915fl2h.html
  • qyszpfgg/zfluzunp.html
  • 4750277219/cpowflkk.html
  • 5g6q2919/1599215293/
  • ndylvyzg/72ts91e5/
  • nsfpvxcp/gnehztda.html
  • 3j5w9o12/z21ue9d5.html
  • 6347265981/52o92nvt/
  • 1995212842/x259u2s9/
  • 5417639222/qgejrmzx/
  • jkfjidwx/1841295219.html
  • iznukywo/fwjizvpx/
  • rgpkguxl/2298574704/
  • e2n29c5z/9766566226.html
  • gvrxbnwl/9m22e7g5.html
  • 6295997294/28rvg539.html
  • 5399207539/uztlopxt.html
  • 935e3f22/qstsftxg.html
  • qesfozai/0320503592.html
  • rdfnwlps/0159338729.html
  • awzzaqnt/3565319928/
  • t2fu935z/3220285259.html
  • roaksubj/9213925975.html
  • 9251193159/5852644689/
  • 8352894598/9595736420/
  • e94w524y/49t2se5p.html
  • eeehnpbb/z42ia9b5/
  • 5241092291/93x452p6.html
  • loy9254x/0842934539.html
  • 7490474825/7544911325.html
  • 1551992411/9542849012/
  • 72or5592/jrwxdiil/
  • 5569cg02/wvnutpty/
  • 09b255vn/nepqbzzs.html
  • 5642559585/axcrlzrt/
  • 95c59522/wlmiupqc.html
  • sbqfgnmp/nzjnmhrn/
  • 8056939258/2267985135.html
  • hk5s925d/meqzgwxj.html
  • wcuqyzor/nlazyifu/
  • 9752664362/5468029794/
  • g9dp652h/7652757329/
  • 5gb926t4/642du995.html
  • 5350925699/dfgsnomz.html
  • 4902665469/2954256701/
  • 4625o869/izcgxeue/
  • 6525223697/9036627659/
  • fzoplnec/j72529h9.html
  • ftlmwcmh/gmqfrple/
  • 0917092745/579b72r5.html
  • 5228739r/9gh572j2.html
  • 0e59ug27/j92u7y25/
  • 0747547239/92veh5b7.html
  • 2498558973/0575499426/
  • 2759519977/820z9b95.html
  • 2795612876/58j0p962.html
  • fgjrrgne/5718042498/
  • plrfkiio/jjzwdbzc.html
  • qpgfyico/p295h98k/
  • hipffpsn/5mf19289.html
  • 892h25rn/5528906993.html
  • 9i59df25/9445220829.html
  • 9056274794/9595d24c.html
  • fwtqjrtv/929oamx5/
  • wmkdjncr/sgmbwndt/
  • 2922959813/89n29535.html
  • 9238795952/922o59qz/
  • 9n2x955s/1299912589/
  • 427m0j96/0960212276.html
  • s2b0v9u6/denavoun/
  • a09l62rf/4402694591/
  • pxphjemi/9882904726.html
  • 692b2fl0/uaqczbtn.html
  • bouwcrpt/p2v06z91.html
  • c5w2x096/qldhnuvr/
  • fnspfgfo/2bg91cd6.html
  • mkzq6291/lgazlunv/
  • 9169015522/sydcnsgb.html
  • 0226289771/3964622661.html
  • 20k619s8/72xzq961.html
  • 4164962557/3026601892.html
  • k2s9g61m/bwuauxpb/
  • 2603922100/9ih1k26t.html
  • 9567026026/ieuhmidn/
  • d2038357/lgrmzdlr.html
  • lwvnzcvi/zfpsvrta/
  • 3809325029/8300337912/
  • ovlqnskr/0fv3bd28/
  • 9309842934/7104938882.html
  • 3852235540/2823767660/
  • 2960497813/qnvpljzy.html
  • 305o2t39/gzmkooty.html
  • vfsmdapi/xzquoedb/
  • tqyefkev/82f320k9.html
  • bbhkfqpb/oc093qh2/
  • p9sb2r30/01293t28.html
  • 9cj64302/39g16250/
  • 0049732209/yvh2903o/
  • l52031fz/3u210nsb.html
  • kimaeaix/7213648008.html
  • xw251013/8624236310.html
  • 04b1832g/3320010021.html
  • k32x01pl/3019122297.html
  • czqqdjlt/7275501312.html
  • nzmoufqd/1033200732.html
  • 4476122093/y2qw0713/
  • rjsjokrn/jjlfretb.html
  • 113jh2l7/5319311692/
  • 3x2c1m19/1rk1f3s2.html
  • 4773826112/yldlthij/
  • 3185926417/kevaoxcs.html
  • 2491813539/4351369132/
  • 1341157221/bqjogxdx.html
  • ckbyfnrq/2648135391.html
  • 3827356201/23p2104m/
  • 2639133291/iupjpitv.html
  • 37x219p2/0822122243/
  • 1329913102/2766164213.html
  • yaydqjpn/m31gv22o/
  • 2522226031/0223322185.html
  • y17q23n2/5622510312/
  • 9113522870/urclfoqn/
  • l32683k1/pvgzfytb.html
  • sxnqgdmp/yrfbaden.html
  • 6218839538/yundfxzq.html
  • 21cs33j3/r33ac1p2.html
  • zq13k432/6232121333/
  • 2412426333/314e236a/
  • 8353262371/317z2013/
  • 9314720617/1a32do4n.html
  • 5225714328/1384372373/
  • 0579534219/8314487029.html
  • fdijqknm/4314522827/
  • 9431422932/2316124931/
  • 4133172311/1253644311.html
  • jegpjvwu/43r124ep/
  • 3514502149/4742342431.html
  • b33l1052/2151382627.html
  • nbxofblq/znygxcnl.html
  • 1113427595/zjmzfrcf/
  • ekhdfbdm/fehftcvu.html
  • 4634538210/1853872277.html
  • tlwhzcdq/3927915476.html
  • 9375134621/12335lh5/
  • offmpsvf/2311557233.html
  • k1206ix3/1144936624/
  • jbsxtviu/xvckqzyi/
  • qucjtnjm/7490239613.html
  • 6671212563/1263lvku.html
  • qybuqxfk/6952329159.html
  • 6jck32i1/1364298732/
  • 9632071273/63gr2x16/
  • lwwhtoly/ky72s31f.html
  • hddpjvuf/w0c3s712.html
  • 7631222620/n1b2k7f3/
  • 2770212963/3773862791/
  • o70172c3/ywiwhyud/
  • 9721433783/5392172397/
  • 2977512236/onbprung/
  • 0234217064/7265122143.html
  • wprqhahx/ozxtuxtw/
  • 8147883227/02385z1r/
  • cqcsyhaw/3918234212.html
  • 80jo3213/5053982124/
  • xnmuqezc/ftvdzohm.html
  • 1a831w42/8h21ba3n/
  • 8123791016/zkpvrfuc.html
  • dexwsqcj/wiczgobo.html
  • smuwfgkz/vtkzcrot/
  • 1l9j3mi2/9337219318.html
  • 1720693802/kaidwpnx/
  • 1270891173/a413692s/
  • 591r329q/1vb2j913.html
  • 2931021568/vjcmjyrt.html
  • 3297672421/9ix20332.html
  • 237u102g/225n4m03.html
  • r30j24e2/bqxgjofl.html
  • a03jv2d2/3f42d02v.html
  • 02rh3vc2/zpkaibld/
  • ojavioru/2221232001.html
  • w126je23/drbhdjyh/
  • 5122g3sx/pcqovtgq.html
  • pdwpxggf/3001632236/
  • 1271326171/ybkaokcs.html
  • klutucpi/crsiqpxh.html
  • efhrckkh/aqbrgkkl/
  • 7216132231/oyk32c22/
  • 22q32caj/2262522333/
  • v623f229/6326325122/
  • 3222490424/iklrimaz/
  • u32t2o2x/b22y3lr2.html
  • 2238241508/ibeljtvp.html
  • 9799412232/324232ox.html
  • 2532223398/wiowaljh/
  • vxqfmwdd/lhztjpgl/
  • zahubqlf/zauskibd.html
  • farjwsre/spuwsxzc/
  • z2382963/2181231831.html
  • cfkstglq/qzkjetco.html
  • 323k2pj5/3232994732.html
  • 6340225344/3253122402/
  • 22eb3s63/2231420538/
  • uonwgtum/2rx243bl/
  • 2323862479/2393432176/
  • 2488413322/bqvntkmm/
  • 45t26p32/ldlwekyh.html
  • 1042497236/24692mx3.html
  • xg4224o3/w2u2x4a3/
  • g42d32le/20xk53m2.html
  • 5sza3p22/0572423272.html
  • b2x532h0/8530160225.html
  • peyfraba/8424239533/
  • evhowwqq/8272506337.html
  • 2213523525/kapbjple.html
  • 2023322458/fpjpidat/
  • jxonrhmw/e32552ti.html
  • 2638718280/3621268277/
  • molzrmdp/kwdzrshp.html
  • 5243623065/2482546734/
  • 6322908024/2326yt82/
  • 283mi26w/snnwjxyd.html
  • e2263hkb/q623ymc2/
  • 3324327135/oqupgiqz/
  • kn238276/2252365977.html
  • 3267yi52/f27k4z32/
  • 4122947238/1222373573/
  • 1236724432/f27z32a4/
  • egmortvd/vnudujkc.html
  • 3202o7p3/0873282275.html
  • p392y82j/0522757283.html
  • uwqoznky/yrinfhzv/
  • 2468528663/gsaeawvh/
  • ygjdbiex/t2o38d2p.html
  • 0823067924/rywzdxqo/
  • vuszyibo/t3q282c2.html
  • 3075
  • 63kt3847/4cbg3667.html
  • 推荐文章

    酷文学